当前位置首页 >> 月白风清 >> 正文

王从军《往事不敲门》:酒店房卡有故事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9-12-25

王从军《往事不敲门》:酒店房卡有故事

王从军《往事不敲门》:酒店房卡有故事

发布时间:2016-11-22 已有: 人阅读

一张张房卡相衔,连缀起过去的日子。它们是一只只泊在记忆中的舢板,负载着人的思绪沉浮在波峰浪谷;它们又像是长长的列车编组,按照没有规律的时刻表,穿行在往事的隧道里。十张、百张房卡排成多米诺骨牌的方阵,有时能流畅地倒向远方,有时却中途卡在什么地方,不知道为什么。因为推动这牌阵的不是手,而是梦想。那些漂亮的房子、窗外的风景、异国的星空、永远留在照片上的人群,即使远去,仍然可以提取回来,在你自己的记忆中,用手里的房卡,打开。

一、读卡

CROWNEPLAZA酒店的房卡上,印着紫色的店徽,那是3道自右向左或自东向西飘拂的燕尾带。这是一座现代风格的豪华酒店,与它隔街而望的是著名的科博展览中心,这座从前的炮兵仓库现已成为一年一度车展的主会场。每年一月初的日子,这里住满了来自世界的车商和记者。

从向西南方向飞行约两小时,亚利桑那州凤凰城,THESCOTTSDALEPLAZA别墅酒店建在暖的沙漠绿洲上,门牌号是SCOTTSDALE北7200号。房卡是褐色风景照片:棕榈树下泉水流淌,吴哥窟式的建筑在天空留下剪影。照片下面是双S相交的店徽,像一只四瓣花朵,(据说找到四瓣花就是有福气)绿边围拢着褐色图案,代表着植物和沙漠。坐在4013号别墅里,房卡边放着酒店总经理约翰W达沃森的致词。

硅谷是漂亮楼房云集的地方,但大多是公司总部,HOTELSOFITEI是这里为数不多的高档酒店。它是法国人开的,房卡也透着法兰西式的想象:店徽是S字母,辐射出蓝色,的边缘又浑然无角,像是云的边界。这图案旁还有另一个小些的图案:在艺术字体的ACCOR字母,有三只鸟在飞翔。据说,这个品牌在全球的连锁酒店多达4000家。在它的手册上,集团的两位首脑GRARD•P•LISSON与PAUL•DUBRULE一坐一立的照片印在,旁边的用法文和英文写着:“这是艺术之乡,过去的传统与今日时尚结合在一起。”当后来入住上海浦东东锦江索菲特大酒店时,才知道这个品牌的汉语译名是“索菲特”。

REDLIONHOTELINNS在州的西雅图,它离机场不远,常有误机的乘客在这儿作一夜停留。房卡上的徽章是冈比亚红的狮身人面像。和常见的角度不同,这幅画是正面的。而且,那人面其实又有点似狮似人或非狮。在西雅图的闹市区,WESTIN酒店的双子星座大楼耸入空中。它著名的店徽印在许多地方,包括房卡。这好像是一只鸽子,或是一只知更鸟,长尾幽雅的弯了一个圆圈,甩到图案的圆框外面。

在佛罗里达半岛的奥兰多,SheratonPadova酒店的房卡十分简单:白色底版上除店名外,只有一枚花环围绕S的小小图案。与半岛色彩鲜艳的热带风情反差不小。同在一城的哈雷酒店,设施虽然逊色,但却不错,尤其是游泳池,面对着宽阔的公园,可以水中观景。在迪斯尼乐园里,WALTDISNEYWorldResort的酒店风格与相融,房卡的左上方,米老鼠右手叉腰,前伸的左手拿着一把金色钥匙,旁边是一行字:你进入这世界的钥匙。

和西雅图相距不远的,有一座属于香格里拉集团的PacificPalisadesHotel,这名字的创意或许来自滨临太平洋的海岸山脉。它的房卡显的动感充足,好像还带着温度:一端是染成红色的大地鸟瞰图景,一端是标着店名的白色箭头,店徽是一个T型美术字,像是红色的凯旋门。这座酒店位于市中心的罗伯逊大街,从这儿5分钟,就可到达斯坦利公园和英格兰湾的海滩。

韩国的济州岛是这个小国的珍宝,那里没有工厂,只有绿树和不允许游客带走的火山岩,还有漂亮的酒店。济州市内,CROWNEPLAZA的灰色房卡上,有着与那间酒店相同的三道飘带图案,它还与的酒店同属假日酒店集团,而这三家酒店又都归属在INTERCONTINENTALHOTELSGROUP的旗下。表面上大小一样,但这儿的房卡其实更宽——这张卡片连着酒店客房和大堂里的电脑,连着迅捷的宽带网。在那里,点击登录到自己邮箱的熟悉页面,想到此时正身处汪洋孤岛,真让人兴奋。全世界有6200万的宽带网用户,韩国占了冠军的。

也许,界上最好的酒店里,米高梅被称作极品。MGMGRAND,这个名字乃至它特有的字型,更有夜晚酒店的绿色,已随着拉斯维加斯、随着拳击和业传遍全球。它的房卡中,巨大的狮头充盈着强力,这卡片已不需要再做更多设计,这一个店徽已经足够了。

在罗马的国广场旁,EXEDRAHOTEL是另一间豪华酒店,它比美国的酒店更古老。古罗马帝国时代的碎石连接着它和对面的澡堂,酒店的房卡一端,印着朦胧油画色彩的女人头像,正中间是黑色圆形的“B”酒店图案,它仿佛是一个窥视洞口:历史在向外看,后人在向里看。弧型的酒店正面临着人来车往的大街,而背面381房间窗户下,是一条狭窄的街道,终日见不到阳光。

从到,OLDSYDNEYPARKROYAL酒店建在Gee街上,门牌是55号。房卡上是墨绿色的店徽,占了一半的面积:一只很难说是豹是狮是猿是大猩猩的动物,后腿站立,长尾翘起,正在搬动巨大的船锚。这儿离达令港不远,让人想到海洋、想到船和锚,而那个动物图形,却难免让人想到悉尼城外的蓝山,在那山顶上,一位土著男子正在吹民间乐器“里杜几管”,他身材粗壮,皮肤黝黑,毛发浓密粗长,几乎赤。

在悉尼Macleay街81号,LANDMARKPARKROYAL酒店的房卡则让人感觉更有一种明信片的效果。卡里的图标很有想象力:下面是悉尼歌剧院的白色剪影,是悉尼海湾铁桥的篆刻图型,用墨不多,却将这座名城的特征聚在一片小卡上,你不用细看地名便知这是哪里。还是在这座城市,RENAISSANCESYDNEYHOTEL的酒店房卡使人产生金属质地的感觉:全黑的底版,古铜黄的字母,椭圆型中是被充分艺术化的R字。

离布里斯班不远,是的旅游胜地黄金海岸,MARRIOTT万豪集团的COURTYARD酒店坐落在海滨大道和黄金海岸高速公相交之处。2003年夏天,印度尼西亚巴厘岛的恐怖事件使万豪酒店的品牌,随CNN、透和法新社的画面,向世界,伴同黑烟和鲜血。但在相距不远的,COURTYARD酒店仍是一片歌舞升平。房卡上,墨绿色背景上是地平线尽头5棵金色的大树,宛如合唱队员手挽手在歌唱。后来在见过万豪集团的PAULFOSKEY先生,才知道它旗下的2600家酒店和18个著名酒店品牌,包括丽嘉酒店(RITZ-CARLTON)、新世界连锁酒店(NEWWORLD)、华美达国际连锁酒店(RAMADAINTERNATIONAL),遍布全球56个国家和美国50州。它是唯一进入全球“500强”的酒店管理企业,年收入达到200亿美元,《财富》称它为“全美最值得敬仰的公司”。1957年,MARRIOTT先生创立公司时,肯定没想到今日的光景。

欧洲城市的酒店,房卡是另一种风格。在巴黎Hocheavenue街37号,有着一座名贵的酒店HOTELROYALMONCEAUPARIS。它的房卡由3种颜色组成:黑黄白。一顶金的皇冠,下面是两个手写体字母RM。这使人联想历史,想到君主王朝。

是南部的海港城市,离丹麦、挪威和英国都不远,于是这座酒店取名叫HOTELEUROPA,它位于KOPMANSGATAN街38号。在它的房卡上,有一个让人琢磨不透的店徽:部分是字母P,褐色部分是字母R。想到海港里帆桅林立,猜那里会有“PORT”一词,别的意思呢?

GRANDHOTELFLEMING是罗马的一间四星酒店,它的店徽像条拱型通道的截面。图案的边框是一粗一细的文武线,里面是两组字母:LO和AN。在米兰,四星酒店GRANDHOTELFIERAMILANO的房卡上,也有一个精致的标识:一个邮桶样图案,一共8笔画成,一组字母ATAHOTELS横跨过图案。

有一些酒店,没能留下房卡,如平壤的社会主义劳动青年团酒店,只有一把钥匙带着一段塑料棍,是不能带走的。在酒店前台领到一张“票”,长约15公分,宽约5公分,实际上是一份住店证明:天蓝的底色,左边印着深蓝色的酒店图案,下面是英文“CHONGNYONHOTEL”,房间号是“13-14”,右面用英朝两种文字印着一段话:“当你外出时,必须把钥匙留在接待处。”手里还有一些房卡,没有酒店的名字,也记不得是哪次旅行留下的。这些卡中,有代表新技术的非接触卡、有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广泛应用的VINGCARD打孔卡、更多的还是磁条卡,有的卡上没有店名地名和电话,只有粗碳素笔写的房间号:204、142、219……..实在想不起是哪儿的酒店了。越是这样,就越有神秘意味,它们总是引人极力回想,它们后面是一把丢失了密码的记忆之锁,锁住的都是细节。这些片断没有摄入镜头、印在上,没有写在日记里,没有录在磁带上,也没留在别人的记忆里。它们肯定只在你胸襟之内,你是唯一的知情者。它们肯定只是些细微情景。因为有它们,岁月里那几班车次才没有空驶。遗忘使它们离你越来越远,日子像一节节疾驶的车厢,你带着它们同行,每次迁徙往往要丢弃些杂物,但你努力让它们留在车厢里,而不像垃圾一样被扔到窗外。所有难以记起的日子,恐怕加在一块,也不过几日或几周,但就为了这,留着这些卡吧,薄薄的卡片里压缩着过去。

二、窗景

从每间酒店的窗口望出去,都会看到不同的风景,它们与酒店的街牌、楼层、大堂、住过的房间号,甚至天气和心情,都链接在一起,组成一幅幅耐人寻味的彩色页面。

罗伯逊大街1277号,PACIFICPALISADESHOTEL属于香格里拉酒店集团,在1907房间窗外,初夏的云层下是阴翳的海岸,只有无处不在的枫叶旗搅动着云,在空旷的城市上空甩下雨珠。而到了深夜,倒不过来的时差令人彻夜难眠,只是从高高的楼上盯着窗外:金属漆般黑亮的夜幕下,满城灯火犹如夜的反光,晶莹透彻的夜灯引导云海月光,沿着楼脊、桅杆、公和车影移动,悄悄地升起阴影,奏响涛声。这被海岸峡湾雪峰荒原簇拥着的城市,用它的灿烂灯火和经纬长街,还有耸入天空的尖塔,把夜晚切割打磨成精致晶莹的冰雕,又由窗口延伸至无限远,渐渐在人的视野尽头融化。电视机整夜开着,从到美国,每个的屏幕上除台标外,几乎都有报时数字在走,显示着时差。、纽约、、、孟菲斯……这些城市地名,由荧屏天气预报的地图上飞起,飘向窗外静谧深夜里,拖曳着无形的轨迹,织起辽阔的美洲。黎明时,浓浓雾帐里,水上飞机轰鸣升起,飞向岛方向的山林,飞向落矶山。日记里这样写:“当地时间晨5时许,我从房间的窗户远望:清澈明亮的天空和街道,虽然,但仍明丽悠远,红枫叶国旗在远远近近的楼顶飘动,对面海湾的船灯和霓虹灯广告牌吸引着人的视线,海湾对面又似陆地又似海岛,山顶上是更浓的云。电视预告本市今天最高气温是摄氏11度,30多个电视频道内容分别是汽车销售、天气新闻、体育、健身、动画、交响乐等,常能看到这样一句广告语:种树为了。海湾的另一端是私人游艇停泊处,桅杆如林。海平线很远,一艘大游轮在缓缓驶动,海鸥在飞。”这座城市被季节之网过滤的如此湛蓝,它为每个窗口、每个角度、每双眼睛,都准备着一片风景、一份心情、一种缠绵。而你恰逢壮年漫游伊始,有此次长夜远眺,心中常伴。

是另一个夜晚,一月,在CROWNEPLAZA1000间,(当时曾在日记里写道:好吉祥的数字。)从的屋里看外面的大街。一场半个世纪未遇的大雪,成为那次美国之旅中,占据记忆空间最大的风景。从坐落在美洲大道旁的福特汽车公司世界总部、迪尔本的村庄直到大都会国际机场和纵横的州际公,还有壮阔的五大湖区,都在颤抖的雪雾中混声低吟。暗夜里,摩天大楼顶上的公司商标、商街两侧的霓虹灯、轻轨铁道和间车流,全被刻在一张光碟里,有多少人的目光在扫描,竭力想去打开压缩进每道细纹里的美国讯号,光盘在昏暗天光下转动,播放出解说声音与画面错位的穹幕画面,像不停的雪,没有间歇。楼下十字街口上,寥寥几辆汽车在等待绿灯,瞬间,疾驰过去,夜已深,他们去哪里?站在美国城市的楼上窗边,想到那篇日本小说的名字:雪国。自己对自己说,雪夜是珍贵的时刻,不该用来睡眠,好好地看吧,好好地想。有的人一生,可未能从这窗口远望,未能在大湖风飘、雪片静静垂落的子夜,怀想激荡百年,享受一己孤独,他们会想到雪打窗畔孤城沉静天地共色时,从窗外那单纯迷离的一角开始,你的胸间正舒展开万里雪原?想起那华文经典歌曲:三百六十五里,从故乡到异乡……早晨,曾越过窗下那条街,独自走进科博中心——1997年汽车展会场,工作人员在做准备,观众都还没有来。厂商们为媒介设立的咖啡厅空无一人,女模特都还在展台后面,几百辆世界上最漂亮华丽的汽车,汇成雪夜里的风景之岛。环绕展馆的旗帜和广告招贴画,在雪的背景上跳跃着鲜艳。

硅谷有一座法国人开的酒店:HOTELSOFITEL,它独门独户,四周空旷,正门外面是的草坪和卵石小,绿树中有许多尊贵幽雅的品种。沿着飘飘旗帜的杆顶望去,是全球最出色的一批公司的楼群:甲骨文公司、SUN公司、HP公司、思科公司、维萨卡公司……..它们组成这片高科技平原的主要地标。从307房间的窗口看出去,是一个椭圆形内湖,不知它属于酒店,还是属于整个硅谷?就像比尔.盖茨要把家安在湖畔一样,硅谷的科学家们肯定也喜欢玻璃幕墙外的湖水和岸边清风。幽蓝的湖水,映着夕阳,波光粼粼,雾化着一座座商业大厦凌空对峙间的凝重。云影在湖面上荡起,流进看不见的脉管,为最尖端的城市送去最原始的意味,静谧的建筑物间仿佛还有灯语手语相通,人影绰绰,窗灯频闪。风从何处来?又让人想起一部美国电影的名字《风语者》。在这犹如区或学院般氛围的小城里,人们在精致的办公楼里,用精致的思维在做着精致的产品,而这思维与产品,就象星条旗和美国签证上“握箭的鹰”一样,影响着无数人。

夜里,酒吧里只有几个人,来自中国,(其中两人后来因经营“商务通”产品和一份商业而出名,并成为富人)。喝吧,都尝一点,杜松子酒、百利甜酒、雪利酒、红葡萄酒,再要点蓝色小鹿商标的伏特加。(人认为他们的伏特加早于好于俄罗斯,曾在驻中国大,听人讲故事:豪放的伐木工人酷爱伏特加,有的人因为事故拇指被电锯锯掉了,当他们在酒馆伸出一只手的食指、中指要酒时,他要的可不是两杯,而是三杯,看不见的拇指还代表一杯呢)。脚踩着大比例尺财富地图上的点滴之地,那些奇迹故事正在不远处演出新版本。硅谷、帕洛阿托、圣何塞、萨克拉门托这些地名,与公司新闻、业绩报告、CEO一起,出现在传媒的电头,而你,此时连人带情绪,就搭在它们织起的虚实网络上,被称作“在线”:在线硅谷,在线,在线美酒、在线朦胧。醉意如此美好,景色如此迷蒙。你曾凭窗远眺,寻觅人群,其实,你的窗口、你的身影、你的黄皮肤,也正成为别人窗外眼中的风景,是吧?

秋天,星期日,上午。达拉斯WESTIN酒店2008房间的窗外,的矮房子伸延到远处,汽车在公上飞驰,楼下的停车场,所有的汽车都是车头朝内停放。视野里看不见一个人。

2000公里外的市中心,云头低垂,飘着雨,在WILSHIREGRAND酒店1421房间窗外,夜已深,高耸的楼出晶莹的灯光。裹着湿润空气,大朵的浓云抖着荧荧夜光,要不然怎么看的这么清楚呢?夜睡了,云没睡,风也没睡,隔着窗户在看新房客。

LAFORET酒店在东京品川区北品川4丁目7番地36号的御殿山,据说也是法国人开办的,5星级,连环弧状的铁灰色楼被天空衬的更加晦暗。每天,在酒店楼下林木蔽日空气潮湿的低地花园散步,沐着阳光、看硕大的乌鸦鸣叫着翅膀,感到它们扇过来的风掠过脸颊。顺高高低低的弯弯小,走过一座立着墓碑的森然石亭,那边,水流从石璧上流成瀑布,单调的响着。走回1210房间,听音响装置传出“红蜻蜓”的童声重唱,窗下远远看见铁贯穿市区,隔着密封的玻璃,新干线列车无声地驰过。那是寂寞的一周,在日记里写道:“独自一人出去,看到‘京浜急行’的招牌,原来上周曾来过这里,并乘过车,刚才也是在此处下的列车并转出租汽车。在麦当劳花370日圆买了汉堡,花50日元买了薯条,权当是午饭吧。擎着酒店的雨伞,走进人群里,雨下下停停,秋天的东京的。”离这里不远,是先前住过的新高轮王子酒店,那儿也有一座酒店花园,曾在傍晚时游逛,也是石碑石亭石,也是湖水荡漾、灯火阑珊且月夜迷离,但却与LAFORET酒店感觉完全不同。那几日阳光灿烂,与同行者愉悦相处,以至于站在3126房间的阳台上,看到的景色也令人气爽神清。接下来这好心情带到旅途上,日记写道:“一个晴好的日子,一行人离开新高轮王子酒店,除我外大部分人将不再返回东京,他们会从大阪关西国际机场离境。今天我们乘汽车前往京都。先到了风景如画的箱根旅游区,在冷嗖嗖的秋风里泡在温泉里,静谧间呼吸着山野的清醇气息。群山连绵间,远眺无雪的富士山。这里属神奈川县,千石原的芦苇银辉闪闪,富于变幻。女导游是小仓女士,她年纪已不小了。行进途中,遥看日本的山林原野,感到这个国家如同一座公园。离开箱根向山里走,乘缆车登上驹岳火山,1327米。再到小田原,从这里登上新干线列车,2小后,抵达日本第4大城市京都。”后来,自己一个人住在京都皇家大饭店825房间里,过了两天跟谁都没有联系的日子。10月的天空下起了雨,从下午到夜色浓重,再到次日早晨,常走过日式沙发,到窗口眺望,下雨水沥沥,金阁寺此时肯定也了。酒店门外大街上,沐雨的汽车和擎伞过街天桥的行人,都像是合着古城的节拍,放慢了移动速度。离开京都返回东京那天,登上酒店14层的“京都之峰”旋转餐厅吃早餐,雨仍在下,许多伞在街边楼畔飘着。在高处看天看云,感觉不到雨,是无数黑的灰的蓝的红的伞在描画着雨景,折射出雨季的凝重抑郁。

9月底的韩国,阳光、阴云和小雨织起秋分后的日子,釜山、昌原、济州、汉城、仁川一走过,酒店窗外风景切换,补充或改变着对这个国家的印象。釜山乐天酒店2506房间窗外,10车道公上汽车奔驰,眼前唯一的景观是被群山围绕着的盆地。据说这座城市没有明显的闹市区,虽然它与仁川被列为第2、3大城,但韩国导游却只把汉城称作唯一的城市。建在盆地里的高架桥、铁和密密的楼群,被滚滚车流从静态带进喧腾中,一切都被雾霭搅成混浊的样子。白天的景色远不如夜里,霓虹灯的晶莹着海滨山城的精彩时刻。电视屏幕上,引人注目的,不是CNN、FOX,不是当地和日本,而是AFN(AIRFORCENETWORK),这是驻韩美军的,正在播放搞笑节目,轻松的喜剧画面让人想起那段沉重的岁月。第3次入住汉城乐天酒店,2019房间窗外,满满的是暗淡的绿色——这是乐天世界巨大屋顶,涂在的巨大LOTTEWORLD白色字母已经褪色,本来这应是鸟瞰汉城时的重要地标,但这座亚洲最大室内游乐场内外已显陈旧。远处,两座被塔吊围住的高楼已高耸空中。虽然乐天酒店不用房卡,仍用挂着塑料牌的钥匙,但各地的乐天酒店都是又高又扁的建筑造型,还真像是竖立的房卡。而从济州假日酒店2805房间窗口望出去,看不见三楼的场和清晨时街边的棕榈树影,只有正在施工的民房和一条窄街,再远些就是深蓝色的海洋了。海洋是岛上的不变景色,透过窗户、站在海潮会馆的防波堤上、走过龙头海岸、登上火山口已青草茸茸的圣山日出峰、来到韩国电视剧常用的外景地海滩,独自坐在草地上,注视黝黑的火山石滩后的大海,吮吸古老,汲取辽阔,听着涛声急促,从40岁涌向50岁。

三、片段

在国外许多酒店停留过,记下了几乎每个房间的房号,也记下一些片段,尽管平淡,但融进些聚聚散散光景难再的滋味,这些停靠站的晴晴雨雨,也就标印在了记忆的云图上,飘忽莫名。除了布拉格的文华东方酒店,的丽斯卡尔顿酒店,法兰克福的喜来登酒店外,还有另一个小酒店。

马来西亚,离吉隆坡不远的梳邦MERLIN酒店,这里被当作始发站。22年过去,热带气候的味道和浓郁的树木,还有那间早餐厅,那辆奔驰车,那位苏先生,每个情景都很清晰。从这到云顶看山,到马六甲看海峡,领略南北大道两侧的热带雨林景色,站在马来猴出没的海岸边,靠着白色灯塔,看无船的深蓝色海面平静而神秘。这儿是海盗活跃的地方,这儿离马里亚纳海沟、离太平洋的中心更近。

到了新加坡“淑女山庄”酒店,因误会差一点定不了房间,打了几个电话,才算解决,那半个小时挺不自在。原本一上款待周到,这一刻却遭冷落,后来过了几天寒酸日子,多是吃汉堡加虎牌啤酒,还在乌节找免费茶水喝。

在平壤“社劳青酒店”的一周里,印象是另一个样子:已用了不短时间的冰箱、电视机和电梯、乳的大堂灯光、清晨窗外空旷的大街、一座座装饰物不多的宏大的水泥建筑物;所对应的是从新义州到首都途中,时走时停的造车厢、铁轨旁哨位上的女兵、天空飞翔的白鹤、还有体育馆杂技表演时人民军士兵的雄壮歌声(第一次观看水中杂技)、大同江边的夜景、边行走的市民。因为道不畅,没能到“三八线”附近,见过妙香山、主体思想、三大、志愿军友谊塔,见过万景台、普贤寺、歌剧院、人民大议事堂。

同是朝鲜半岛,在“三八线”南侧,曾3次住进汉城的乐天酒店:一次是参加——汉城航线首航,住1733房间;一次是观看韩日世界杯比赛,住1608房间;一次是参加大宇国际机床展览会,住2019房间。照例是釜山、昌原、济洲岛、汉城等常见行程,都是喧闹的场面,真记不得从窗口看到了什么——也许没顾的上看。唯一寂静的时刻,是1995年2月,半岛的初春,来到济州岛西归浦酒店,没人打扰,入夜时登上阳台遥望海岸,远方再没有陆地,只有海在涌动。

还有一处离海不远的酒店:悉尼RENAISSANCE酒店。住3002房间,真高啊!窗口能看见悉尼歌剧院,酒店大堂摆成了奥迪TT跑车的新闻发布厅,在旁边会议厅里,烛光闪闪,像普鲁士贵族的古堡,气宇轩昂的人面对记者,讲述他们的全球战略:“勒芒汽车耐力赛不是奥运会,不能只是参与,我们为取胜而去”。这酒店名叫“文艺复兴”,奥迪公司也想取其含义吗?为了与奔驰和宝马的世代之争。

拉斯维加斯米高梅酒店18-224房间,尽管它举世闻名,但给人的只是无比热烈,光怪陆离,白昼难分,着狂欢的气氛;的“欧洲酒店”,似乎是个朝西的房间,灿烂的夕阳从海港射过来,像弧光样炫目;

西雅图威斯汀酒店,真是一座大建筑,双子楼并立,大堂与走道都很宽阔,雨后的一天,从1439房间到街上闲逛,又匆匆赶回,参加美国西北航空公司在店内举行的新闻发布会;

奥兰多哈雷酒店所在的佛罗里达州,是美国人“幸福感”最强的地方,从647房间出去,看到人们在湖边憩息,入夜,满天焰火,乐声不断,次日,人们奔向迪斯尼乐园、卡纳维拉尔角肯尼迪宇航中心。曾在这里,8个人挤进一辆“丰田”小轿车,前往郊区购物;

明尼苏达州的明尼阿波利斯和圣保罗,分别坐落在密西西比河两岸,近在咫尺,称作双城。在郊区住过假日酒店214房间,在闹市住过REGALMINNEAPOLISHOTEL,在1059房间,日记里这样写:“中午赶到机场附近的假日酒店,那是5年前我住过的地方。当时,第一夜后的黎明历历在目。现在又是秋天,又是满眼的金黄枫叶。怀旧之情萦绕心头,在当年常去的那间餐厅吃午餐,又与来自上海的记者见面。餐后,到全美最大的商城购物,这也是当年去过的地方;”

夏天的巴黎,住进35AVENUEHOCHE75008号的一座豪华酒店:ROYALMONCEAUPARIS,231房间。酒店离凯旋门不远,入住的那天,安顿好后,来到塞纳河边,看见远处的艾菲尔铁塔下人群熙攘。晚8时,登上游船,观赏塞纳河两岸景色:、巴黎白宫、皮尔卡丹的宅第,还有35座河上的桥。船上,一位黑衣黑帽的白发老者,在演奏小提琴,裙裾闪闪的女歌手纵情歌唱,行进的船侧风景划过,抒情的乐曲荡漾在甲板上,同船的日本女游客合拍摇摆,如梦如醉般闭目聆听;

告别巴黎的阴雨,到600公里外的科尼雅克,住进轩尼诗家族的私人古堡,踩着吱吱发响的楼板走进单人房间,没有房号,床上有一瓶标着自己名字的干邑白兰地,是主人赠送的礼物,整个旅途中,那一夜睡的格外好。绿草湖水和橡树林,围拢古堡,从静静的客厅里,向中国发出一叠明信片。清晨,在古堡旁的村庄散步,淡雾如烟,朦胧如旧。葡萄园高地的开阔、酒窖长下木桶长阵的神秘、极品干邑白兰地“天堂鸟”的幽香混着雪茄烟的尊贵、加龙河流向大西洋时的悠然、从庄园石阶到钟楼尖塔记下的岁月风情,都装进古堡房客的相机里;

PRIZE酒店在一处漂亮的街区,当与同住的朋友经旋梯来到219房间后,发现只有一张单人床。怎么回事呢?是安排错了吗?房间很小,也就只能住一个人,可能是误会,到前台问问吧。且慢,墙上这幅画真不小,好像还能动,掀它一下,明白了,原来这是一张墙上的床。

一次,在附近的小岛上,趁着等船的工夫,听汉语流利的陪同大龙谈到他与前任中国夫人离婚的事。他说:人与人沟通挺难,更别说男人和女人,更别说两个国家两个民族的男人和女人。

30岁时,住在尖沙咀的香格里拉酒店,用的是一本巧克力色封皮的普通公务护照,盖的是英国的签证章。从的严寒到维多利亚海的夏天,作为新闻部前任记者、外经贸部的干部,肩扛摄像机,每天从酒店去鹰君中心拍摄时装节、到理工学院拍摄教室、到太平山顶拍海湾、到贸发局办公楼拍玩具展品。邀请方只负责住宿费,每早离开餐厅时被侍者追着签单,场面有点狼狈。那时,真是没见过什么世面,更不太懂交际场,傻傻地给曾在接待过的记者打电话,却遭冷落。昔日在,曾热情宴请过这群人。后来在贸发局招待宴会上,与那些华丽男女同坐一桌,找不着话说。看着这些珠光宝气的港人,操着英语粤语讲洋场上那些事,让一个老的后代,脑海里想到的只有“阶级”这个词,还感到身为来客当时贫穷拮据的难堪。那晚上,风光的是那些人,是那些长年驻外的外经贸部干部,是那些华润、南光集团公司的职员。这座酒店和这次旅行,成为人生最宝贵4年的缩影,有些不堪。

团队旅行结束被称作“隆重散伙”,这个时候住过的最后的酒店总是有种灰蒙蒙的印象,在房间里无聊的看电视也好,匆匆用过午餐也好,彼此乏味地询问返程时间和机票也好,瞅准时候互换一下名片也好,大家都显得心不在焉,与出发时滋味迥异。在机场酒店1317房间如此,在凯悦酒店988房间如此,在意大利PADOVA希尔顿酒店308房间如此。这时候,启德机场轰鸣的飞机声、101号公上滚滚车流声、以及昨日友人送行时的话语,都被隔在沉重的行包外。十字绑绳或一字绑绳,都难以系紧散乱的心绪。武汉治疗癫痫好的专科医院哈尔滨做好的羊角风医院成年人得了癫痫怎么治郑州正规医院治疗癫痫病大概要多少钱

友情提示:
此文是互联网转载内容,本站只进行转载发布,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我们联系,我们会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